生物评测_每日航空

又是恐怖车祸‧撞树起火6人死

时间:2020-06-22  作者:
又是恐怖车祸‧撞树起火6人死(霹雳‧金宝14日讯)金宝孖桥一带的车祸黑区再肇死亡车祸,6名年轻华裔男女,于凌晨时分共乘一辆轿车前往怡保途中,疑是高速行驶失控,闯过对面车道连撞路旁2棵树后,轿车起火燃烧,车内5人相信是活活被烧死,另1人则在送院救治不果后丧命,死者当中有2人为夫妻关係。疑高速行驶失控这宗意外于週四凌晨约1点50分在怡隆大道30.1公里处,即金宝孖桥靠近瓜拉米棚甘榜峇都加冷(Batu Karang)逾1公里的路段发生,现场没有路灯,夜间非常漆黑。肇祸的本田城市轿车(Honda City)只有一年车龄,6名死者为4男2女,他们的年龄介于18到23岁,5名当场丧命的死者,分别是司机林家伟(20岁)、叶兴隆(21岁)、黄志强(23岁)、邓伟良(22岁)和女死者苏佩云(18岁),他们的身体80%烧伤。另一名女死者为符秀玲(23岁),她被送入金宝医院后返魂乏术;她与死者黄志强为一对夫妻。6名死者当中,4名男死者都是金宝人,至于2名女死者,苏佩云则是来自吉隆坡,符秀玲为珠宝人。金宝警区主任阿都阿兹表示,6名死者乘坐的本田城市轿车,失控闯入反方向车道,连撞路旁2棵树后起火,其中4男1女当场惨死,另一名女死者则是伤及右手、肩膀及脚部位等,惟送进金宝医院抢救不果,于4点50分伤重去世。“当时天气良好,现场是笔直公路。警方初步调查相信,肇祸轿车当时以高速驾驶,在猛撞第一棵树后仍无法停止冲势,进而再撞向另一棵树,轿车过后起火,5名困在车内的死者都被烧焦。”阿都阿兹声言,警方已经通知各死者的家属。金宝消拯局于1点54分接到投报后,连同务边消拯局派出19人,于2点03分抵达现场拯救工作,并将死者遗体从轿车残骸移出。6遗体已领出6名死者的遗体于週四下午3点,已经由家人领出。死者叶兴隆是首具领出的尸体,于下午1点20分被领出, 而黄志强及符秀玲夫妇则于5分钟后被领出。居民:现场没路灯住在案发现场附近的退休人士沙化里依沙(64岁)指出,他于凌晨1时许在客厅看电视时,突然听到“砰轰”一声巨响,他立刻跑出屋外查看,赫然发现肇祸车子起火燃烧,有四五人试图灭火,而车内则传出高呼救命(Tolong)之声,但叫声越来越微弱,最后淹没在火势中。他说,有人跑向附近的油站借灭火器,但跑回现场时,因火势太大,灭火器无法派上用场。据悉,闻讯而来的居民设法上前施援,由于车头先起火,以致居民只成功救出手脚受伤,尚有气息的女死者符秀玲,过后再无法救出其他人,亲睹5人惨遭烧死。要求装路灯不果沙化里依沙想起当时的情况仍心有余悸,他说,现场是车祸黑区,他住在当地廿余年,时常看见或听见意外发生,近年一宗是警员一家四口车祸身亡。“现场没有路灯,我曾经写信向当局投诉,要求设置路灯和加宽路面,可是没有下文。”母凭项链认出儿子死者邓伟良母亲严慧玲(46岁),凭着一条保平安的火山石项链,确认死者的,因为他们一家人都配戴同一款式的火山石项链。她说,死者在4名孩子当中排行第二,与家人住在金湖花园,过去在新加坡的烧腊店工作,近期才返乡,在金湖茶室协助她开设鸡饭摊至今已有4个月。“伟良是在週三晚上7点多出门,準备和从柔佛回来度假的另一死者林家伟见面,想不到却会出事。”死者遗体将进行火化及安葬在金宝义山。佩云曾约父一起回家死者苏佩云任职罗里司机的父亲苏有发(47岁),週四早上6时许送货到太平时,接到警方通知噩耗后,赶紧到金宝办理女儿的身后事。“佩云在本月10日晚上约8时曾打电话给我,由于我每天跨州载货,每隔两週才回家一趟,她当时有问我甚幺时候回吉隆坡,并约好下週一一起回家,讵料这却是一通父女诀别的电话。”儘管苏有发接获恶耗后依然保持镇定,但神情仍难掩悲痛。死者母亲则是在早上6时40分接到友人来电通知而被吓醒,她当时根本无法相信,直到陆续接到数名友人通知后,才马上从吉隆坡驱车上金宝。母被电话吓醒“佩云很孝顺听话,去年中五毕业后曾在吉隆坡一间餐馆工作。2个月前才到霹州觅职,我们还不知道她找到甚幺工作。”死者是家中长女,下有一名15岁妹妹及一名13岁弟弟;其遗体将被运返吉隆坡安葬。年前注册夫妇拟合葬死者黄志强的姨丈江仁(62岁)指出,死者子承母业,在金宝县议会小食广场附近卖蔗水维生,其父已于三四年前逝世。死者与另一名死者符秀玲,于一年前进行婚姻注册,惟仍未进行华人传统婚礼;2名死者住在金宝霹雳花园,与江仁住家毗邻。“我们虽然与2名死者属亲戚关係,但却鲜少交谈,所以不了解死者生前的动向。2名死者出事前,曾出席友人的喜宴。”江仁表示,死者母亲将蔗水档交给死者后,便搬去柔佛居住,以方便替死者姐姐照顾孩子。死者母亲接获消息后,正从柔佛赶回金宝;死者一名兄长目前身在英国。他提到,他是于週四早上6点,在邻居通知下,才知道死者遇车祸丧命的消息。他于早上约10点,与死者一名叔叔赶往金宝医院。提到会否安排2名死者合葬时,他表示,必须等到男女双方家属商讨后才能定夺。亲友难过拒受访週四早上约10点,6名死者的约20名亲友陆续抵达金宝医院了解情况,他们皆神情悲伤,并拒绝受访。早上11点40分,院方安排死者亲友进入太平间认尸,大部份戴着口罩的亲友步出大平间后,皆失声痛哭,有些还伤心过度,需要旁人搀扶离开。较早前的11点,霹雳州行政议员拿督马汉顺也连同内政部副部长暨金宝国会议员拿督李志亮的特别助理张国强,来到金宝医院慰问死者家属。马汉顺表示,根据金宝医院医生尼沙指出,其中5名死者送抵医院时,遗体已被烧得面目全非,最后一名女死者则在送院两小时后,重伤不治。他向死者家属致于关切的慰问,并会视情况协助死者家属。叶兴隆辍学工作助养家死者叶兴隆的父亲叶志荣说,死者生前孝顺,自中学辍学后,便开始工作赚钱,以减轻其负担。叶志荣(61岁)在住家受询时指出,死者曾于週三晚上约8时致电回家与他闲聊,他过后无法入眠,直到清晨约5时接获死者的噩耗。他说,他育有4名孩子,死者排行第三,生前在新加坡工作,一个月前才回乡。事发前,死者準备与一名同事回去新加坡工作。“兴隆在新加坡一间餐馆工作,之前曾当烧焊工人。他很勤劳,甚幺工作都愿意做。”叶志荣提到,死者生前喜欢玩电脑游戏,空闲时宁愿待在家中也不愿出门,是一名乖孩子。记者抵达叶志荣住家时,看见他坐在客厅,神情哀伤。当记者询问死者生前的事迹时,他伤心得流下眼泪。针对案发现场居民投诉路面没有街灯而夜晚漆黑一事,他说,车祸原因很多,他非常重视这个问题,并会检查道路状况,惟他也呼吁公众在路经车祸黑区时,小心驾驶。‧2010.10.1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